联系我们

PT娱乐

 

  我抓紧月瞳的袖子,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PT娱乐 转念想起自己为人师表,不能畏缩,又强撑着站在最前端,想护着大家,却被月瞳一把抓住,拉向身后PT娱乐 然后他变回灵猫,不顾双足伤势,张牙舞爪,不停低吼,试图将我遮在后头PT娱乐

  白琯根本没看我们,似乎在自言自语地问:“天路是什么?”

  月瞳大声反问:“难道天路不是连接凡间与天界的要道吗?”

  白琯不理不睬,向悬空锁着的身躯,尊敬道:“吾父,经过万年的囚禁,是该回归魔界的时候了PT娱乐 ”

  锁链开始疯狂震动,仿佛在回应他的呼唤,场景诡异恐怖PT娱乐

  淡淡黑气闪过,白琯的身子瞬间起了变化,待黑气散去时,已不再是孩童模样PT娱乐 黑发如瀑,垂至腰间,原本青衣已化作奢华黑袍,黑色异兽毛皮翻领,袖口有金丝银线绣的饕餮纹,每一寸都精美到极致PT娱乐

  他抬起手,用珠冠束起长发,缓缓回过身来PT娱乐

  同样的鼻子,同样的嘴,同样的容颜,和记忆中没有一丝差别PT娱乐